新中华网 正文
朝九晚五还是说走就走?远行18年,他把世界塞进背包 | 新青年o小鹏
2018-08-20 11:48:33 来源: 新中华社微信公众号
关注新中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
一个人,

一个包,

十八载,

告别按部就班,

选择说走就走。

一支笔,

一个本子,

一台相机,

用文字和照片,

触摸每条经纬线。

足迹跨过大半个地球,

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,

在网上写的旅行攻略,

也被“驴友”奉为经典。

他却说只是想知道,

按自己的想法去活,

能不能过好这一生。

趁着不害怕,

选条路出发。

你准备好了吗?

新青年第33期

邀请“旅行者”

张金鹏

带你拓展人生的宽度

《成为世界第十人》

演 讲 ▼

  大家好,我是小鹏。我从2001年开始背包旅行,到现在已经整整18个年头。说起“背包客”,这其实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概念。往小了说,就是把所有行李塞进背包,说走就走;往大了说,背包旅行提倡的是一种独立自主的精神。他们往往都是“独行侠”,需要自己规划行程,应对突发状况。他们在旅行中认识世界,了解自己。

  成为职业旅行者之前,我做过8份完全不一样的工作:物流、金融、市场、杂志编辑……可这些尝试,并没有让我找到未来的方向,相反还越来越迷茫。我不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未来更是虚无缥缈。

  其实我们能够控制的人生长度,不过几十个年头。房子、车子、妻子、孩子,几乎牢牢控制了我们的一生。我在想,会不会还有另外一种可能?我想去感受这个活色生香的世界,也想在体验中挖掘自己的无限可能。于是一次次出发,并且越走越远。

  18年来,我去过很多地方,看过不同的风景,遇见不同的人。我向火车上白发苍苍的老者求教,被一面之缘的路人帮助,与路上邂逅的伙伴相互鼓励……这些体验,让我获得了许多难忘的回忆。

  今年冬天,我在撒哈拉沙漠聆听了一场“静谧之音”音乐会。空阔的沙漠,将城市里的噪音彻底隔绝。三位音乐人,三种不同的乐器,成为天地之间、沙漠之中,静谧深处的回响。音乐会结束后,旁边的朋友跟我说:“这可真是一生一次的经历!”我不住点头。

  其实我们旅行的目的,不就是去寻找一个个让此生难忘的时刻,去创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记忆吗?

  当我在阿拉斯加看极光挥舞天际,当我在东非草原看角马过河,当我在极地终于等到北极熊觅食的身影……我都会在心里说一句:“值了!”

  旅途中,除了那一个个让人眼界大开的时刻,也有许多让人眼中一热的瞬间。我曾在法国山区迷路,被一位好心的老太太解救。当我要对她表示感谢的时候,她对我说:“Love is a circle,爱是一个圆。你不用感谢我,但我希望,你能够在今后的旅途中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  于是,后来我去过加尔各答的修道院做义工,给那些流浪的垂死的年老的人换药、洗衣服、洗澡;也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到四川马边、新疆塔县、云南宁蒗,给那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们送书、送鞋、送蛋糕……

  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,并不能让他们的生活发生质的改变。但就像那句“love is a circle”,我只想尽己所能,把善意和希望传递给更多的人。我相信这种无形的能量,早晚有一天会回到自己身上。这也是“帮助别人,就是帮助自己”的道理。

  最近,有一首网红歌曲:“蓝天白云,晴空万里,突然暴风雨。”其实,这句歌词用在旅途中也非常合适。旅途中不仅有绚烂的风景,也有坎坷与黑暗。我曾被骗过,被偷过,被抢过,甚至连生命都受到过威胁。

  那是湄公河上游,一个叫作孟威村的地方:没有信号,没有网络,不通公路。我被住店的老板偷了300美金。当我去跟他理论时,他一下子变得歇斯底里,从后院抄出一把砍竹子的弯刀,指着我说:“I want to kill you,我要弄死你。”

  我一下就懵了,因为我不知道往哪走。当天的船也开走了,我不得不在村子里过夜。当天还下起大雨,因为雨声,我什么都听不见。因为乌云,我什么都看不见,屋里屋外,漆黑一片。我怕极了,东南亚的雨季竟然还有冰冷恐怖的一面。

  其实,当时的我也正在经历人生的雨季,想要把职业旅行这条路继续走下去。可走了七八年,仍旧看不到未来的方向。我想到年迈的父母,想到生活的入不敷出。当时的我,已经彻底迷失,不知该不该坚持。

  然而,就在那个雨夜,我想到之前看过的一句话,那句话说的是:“如果想获得内心的平静,就一定要穿越茫茫黑暗。”第二天,老板又拿着刀威胁我,我突然就不怕了。我明白,他只是在吓唬我。其实生活中的各种磨难,都只是在吓唬我。我想,我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为了自己最初的梦想坚持到底,毕竟黑夜总会过去。 转眼已经走了那么多年,除了要面对现实的危险,还要面对许多孤独的时刻。在午夜航班,在夜深人静,在无人倾诉的时候,我能做的,就是跟自己对话,谁说这不是另一种自由呢?孤独总能让我陷入一种深层思考,激起许多灵感的火花,就像平静的水面上掀起的涟漪。有的想法会越想越深,越想越激动,从涟漪成为漩涡,那其实就是来自心底的声音。

  可能每个立志环游世界的人,都在寻找一个终点。我曾经以为,南美洲的乌斯怀亚就是终点。它位于阿根廷的最南端,那里立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The end of the world”,世界的尽头。在此之前,我已经划掉了所有旅行清单上的目的地,并打算在这里,为一段漫长的旅途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  可事与愿违,因为签证出了问题,那次旅行不得不提前终止。我问自己,下一站要去哪里?还要去远行吗?然而,就在订下回国机票的那刻,我心里从不知去往何处变得迫切起来。“我想回家。”当我过海关,跟移民官说出这句话时,一下子如释重负。那一刻,我的眼圈也红了。是的,无论你是否远行,无论你经历了什么,家都永远在那里。

  “砰砰砰!”我敲了三下防盗门,我妈开的门,手里拿着扫把,我爸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。茶几上,摆着几盘菜。我轻轻说了一句,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就像我从未曾出过远门,跟千百次放学回家或者下班回家时一样。

  走到现在,我早就不在乎能不能成为第十个走遍世界的人。与这些虚名相比,我更在意能不能成为想成为的那个自己。人生不仅是车子、房子,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。

  我会一直走下去。因为在路上,我学会用善意对待别人,在彷徨时选择坚定,在孤独时刻倾听内心的声音……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富矿,只要你勇于体验,勇于知新,你会惊喜地发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。不要在全力发掘前,随便定义自己,束缚自己。

  虽然我已年近不惑,可那个背包远行的我,依旧拥有孩子的眼光,少年的心态。我也希望每一个人,年轻如你,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  我是新青年,张金鹏。

访 谈▼

  问:背包客的背包里都会装什么?

  答:主要装的就是一些拍摄的设备。因为北极有个地方,要去拍摄北极熊,所以准备了一个600毫米的长焦镜头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很厚重的户外衣服,因为那个地方很冷。包括冲锋衣、保暖的内衣内裤什么的,都准备了很多。

  除了这些根据不同的目的地去做的一些准备以外,还会有一些每次旅行都会带的东西,比如书。像我这次去北极,一共带了五本书。我还会带一个很厚的笔记本,把一路上的灵感的火花在上面做一些记录。这些是每次旅行都会带着的,但每次带的书会不一样。

  问:旅途中有哪些难忘的瞬间?

  答:三个。第一个是在纽约看“百老汇“,因为它整个场景,谢幕的那种状态让人很兴奋。第二个是在亚马逊的河流上面,坐着一艘小船在河流里面漂流。而且我们选的时间是半夜,所以你会发现眼前是个宇宙,漫天都是银河,是星星。耳中是另外一个宇宙,你会听到所有雨林里的一些动物的交响乐,什么蟋蟀啊,蛤蟆啊,蛇啊,鸟啊,混杂在一起,那种感觉非常地奇妙。

  第三个应该是徒步,我今年有很多徒步旅行的计划。而在徒步的时候,可能最初会觉得要死要活的,觉得特别辛苦。但是到了第二天,你会发现整个人的状态,就像重启了一样。你会发现,你走着走着就停不下来,而那种感觉让我特别地兴奋。

  问:旅途让你学会了什么?

  答:坚持。当时跟我一起旅行的人很多,就是一起去看世界的。但大多数人到最后半途而废了,可能因为生活的压力,或者自己本身来自内心的压力。在我这个过程里面,我也遇到过这些压力,但是我都坚持下来了。

  让我能够坚持的一个原因,就是我始终比较乐观。当我看到一件事情,我总是看到它正向的正能量的好的那一方面。而且在我履行这个漫长的十几年的过程里面,不是说一步就踏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,而是一个小的台阶,一个小的跨越,一个一个地让我有一个总的提升。

  除此之外,我觉得除了坚持和乐观,还有一点,是我最近几年才发现的,就是善良。我们可能会觉得,善良是一个跟旅行没有太多关系的自己人品的一个东西。但是,只有你足够善良,才会有人愿意去帮助你。

  所谓的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没有人可以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去做很多事情,你都需要别人的帮助。当你愿意去帮助别人,当你善良地去对待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善良地去对待你。所以我觉得,这也是旅行那么多年,一个除了旅行之外的一收获。

  问:面对父母的担心和阻拦怎么办?

  答:其实最初他们是不太了解的,而且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去讲。因为我觉得华夏的孩子有一个“毛病”,就是报喜不报忧。你没有必要去用自己的冒险,绑架父母的担心,陪着你去旅行。

  但后来慢慢走着走着,他们也知道我在干什么。我也在写书,也旅行,也坚持到现在,慢慢地也就默认了。其实我觉得,每个父母最期盼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快乐,只要你能够证明这一点,我相信他们都是我们身后最坚定的拥趸和后盾。

  问:“说走就走”的意义是什么?

  答:我想告诉大家,其实在这样的一个社会,它已经变得越来越多元。你不仅可以通过朝九晚五的工作,获得你想要的一些物质,或者一些精神领域的收获,通过你想做的一些事情也可以。

  尤其是现在这样的一个时代,像我身边的很多人,他们的子女已经不太需要为自己的父母打拼,只需要为自己活着。他们可以成为科学家,成为艺术家,成为画家。他们真的像我们小时候的梦想一样,做一个能够让自己快乐并且很幸福地去度过这一生的人。

“人生不是只有房子车子,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。”

翻过山,越过海,

也经历过看不见的黑暗,

收获过继续前行的勇气。

“趁着年轻,去流浪,但别忘了回家的路。”

旅行的终极状态,

不是沸腾,而是平静,

不是远足,而是归途。

我们说的随时出发,

不是为了逃避现实,

而是学会理解生活,

更好地去迎接风雨。

拒绝定义,

打破束缚,

发现另一个自己。

新青年,

永远在路上。

图集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赵阳
朝九晚五还是说走就走?远行18年,他把世界塞进背包 | 新青年o小鹏-新中华网
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360811